爱游戏-杜锋郭艾伦拒付罚单背后 CBA究竟做错了什么?

爱游戏

  CBA又上热搜了,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。

  赛季初,CBA曾针对上赛季和本赛季初的一系列违规着装事件开出天价罚单,郭艾伦、林书豪与杜锋在内的多位运动员和教练员均在处罚名单之上,加上随后追加处罚的青岛与北控两支球队,罚单的累积金额高达742万。这个数字不仅是CBA历史之最,放在整个中国体育界,也实属罕见。昨天上午10点,原本是那份罚单罚款缴纳的截止时间。然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,没有任何迹象表明,有球队或个人按时缴纳了罚款。也就是说,当时CBA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份罚单,成了一纸空文。

  据篮球记者贾磊透露,CBA曾收到了包括郭艾伦、赵睿、胡明轩在内的8位运动员的仲裁申请,而那份11人的罚款名单中的其他3个人和另外两支球队是否申请仲裁还不得而知。

  可在CBA某位高层的朋友圈下,辽宁男篮的总经理李洪庆也对其他人是否按时缴纳罚款提出了质疑。

  不仅球队和球员对罚单不满拒绝交罚款,就连吃瓜的网友也也一股脑的在相关微博下对CBA冷嘲热讽,舆论几乎一边倒。

  如你所见,如果一两个人对罚单提出异议或许是其个人的责任,那么如果所有人都对罚单不满,CBA恐怕就要考虑一下自身的问题了。

  可如果知道当时事件的发生背景,你又能一定程度上理解CBA公司处罚的苦衷——上赛季复赛以来,联赛主要赞助商李宁始终拒绝支付赞助费用。这一方面是由于疫情影响,赞助商权益不能得到执行,另一方也对CBA对于赞助商保护颇为不满。新赛季发布会的第二天,CBA新任CEO张雄便率团队奔赴李宁公司。此行的目的一方面是维护赞助商关系,另一方面便是想要聊一聊拖欠赞助费用的事,说白了,就是想要钱。但是原本信心满满的张雄却碰了一鼻子灰,李宁公司将CBA的违规行为一一列举,CBA方面哑口无言。虽然最终经过多次谈判,将减免的赞助金额定在了5600万,但是对于刚刚上任的张雄来说,一下子少了这么一大块的收入,对于董事会来说,也是不好交代。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天价罚单出炉了。可见,罚单的出炉CBA是有一定依据的。虽有不合理之处,但也是无奈之举,那么为何看似合理的决定,却掀起如此轩然大波呢?

  在我看来,问题的根源,还是CBA公司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。众所周知,自管办分离以来,篮协彻底退出CBA公司。CBA股权由20家俱乐部平分,也就是说,CBA公司上到董事长姚明、CEO张雄,下到普通员工,说到底都是为联赛服务的,联赛的主体还是20家俱乐部。说的更透彻一点,CBA公司只是为20家俱乐部打工的。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CBA公司明显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,他爱游戏-客服中心们还是习惯于将自己定位于管理者而非服务者。以这次罚单为例,如此重大的决定,是否在之前与俱乐部商量。从大家集体抵制的结果上看,CBA与俱乐部之间显然是没有做好充分的沟通。

  事实上,在上个月17日召开的CBA股东大会上,不少球队代表希望将这一议题拿出来讨论,但是在会议之前他们被告知,这一议题与其他三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一道,均不在会议被讨论的范围内。这直接使得非常重要的股东大会草草收场。不少球队私下抱怨,这与当年篮协时代的一言堂,又有什么区别呢?换汤不换药罢了。此外,近期还有一件事也颇为典型。

  据自媒体“体育大生意”报道,由于CBA在疫情期间收入大受影响,新一届CBA公司董事会要求,CBA应量入为出,在高管招聘方面应该做到程序公开透明薪资合理。总之,聘任高管之前需要得到CBA董事会的批准。可看似合理的政策,在执行层面又大打折扣。

  在前两天CBA的发布会上,亮相了一位新高管——刘超,他的身份是CBA市场顾问,可他并未按照董事会的上述要求走审核流程,而是高层直接授予其市场顾问的身份。名为顾问,实则掌管CBA市场推广、品牌公关事宜。有趣的是,这位高管根本不在北京上班,而在位于上海的家中遥控指挥,每周只来CBA公司1-2天。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CBA公司再一次巧妙的避开的俱乐部及董事会的监管。正是由于一连串的不作为,新赛季CBA口碑一落千丈,不少赞助商代表都曾私下向我表达过萌生去意。“跟CBA沟通简直太费劲了,我看他们还没有你们这些媒体着急,毕竟如果我们离开,会直接影响联赛的收入,你们多多少少也会受影响。可CBA的这些人,赚的都是死工资,联赛赚多少钱,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一位赞助商代表谈及CBA的现状,颇为无奈……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