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芯视野】苹果的雄“芯”伤了谁的心?

苹果的造芯运动,“造”出了新的高度。

据Gartner提供的数据,2019年苹果不仅获得了86亿美元的收入,同比增长12.1%,而跃居全球前十半导体供应商榜单。

而苹果芯片的触角已然涉及方方面面:无论是手机上的A系列芯片、手表上的W系列芯片、T系列安全芯片、H系列蓝牙芯片都已斩获丰实,加上正在研究的Modem、GPU、电源管理芯片等等,苹果芯片帝国版图边界仍在扩张,而现在Mac电脑的CPU芯片业已走上日程。

据彭博社消息,苹果计划从2021年开始销售带有自研芯片的Mac电脑,这一基于Arm架构设计的Mac电脑芯片的“Kalamata”计划被外界解读是苹果“最具野心的计算机芯片计划”。而在这一新系列芯片出来以后,苹果旗下的所有硬件都将用上自研芯片。

“芯”的变迁史

苹果进军电脑CPU领域,并不是心血来潮。

要知道,Kalamata并不是苹果mac芯片计划的首次曝光。据彭博社透露,早在2018年,苹果就开发了基于iPad Pro A12X处理器的Mac芯片,并进行了内部测试,而结果让苹果公司充满信心,因而将第二代Mac处理器开发提上日程

这一消息值得关注的方面还在于:一是基第二代Mac处理器将遵循为2021年iPhone开发的A15芯片架构,这表明苹果希望将其Mac、iPhone和iPad置于相同的处理器开发周期。另一方面,其Mac芯片将在一个全新的Macbook系列上先试水,而不是取代MacBook Pro,iMac和Mac Pro台式计算机上采用的英特尔处理器

但潜台词也很明了:一旦性能媲美英特尔处理器,而且软件跟上的话,全面替代将不在话下

对于苹果换“芯”的挑战,一名资深分析人士认为,市场宣传意义大于实际影响,因这要与OS紧密绑定,同时其硬件性能能否快速比肩英特尔的CPU,在核数、制程层面加快“跟进”亦是考验。

当然,苹果对电脑用“芯”其实渊源已久,架构变迁从最初的苹果II的8位6502处理器到摩托罗拉的68k处理器架构,再到PowerPC处理器,直至2005年转向英特尔的X86架构。而对于此次变“芯”,业界专家莫大康认为,这是一种显示实力及差异化表现的趋势,苹果为此已做了很长时间准备,关键是苹果有自己的MacOS。

从深层来看,此举不仅将减少对英特尔的依赖,通过使Mac、iPhone和iPad基于相同的基础技术,也将使苹果更加易于统一其应用程序生态系统。同时,这还将为苹果带来巨大的成本优势。著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之前透露,如果苹果用上自家的Arm CPU,可以节省40 – 60%的处理器成本,从而让苹果有机会推出低于1000美元价格的MacBook Air,助力苹果基于其出色生态,用更低价格的产品去撼动市场

此消彼长?

在电脑CPU上转向Arm架构,这不是苹果“一个人在战斗”。

之前,微软花了三年时间与高通合作基于Arm的CPU,而Windows也推出支持Arm的版本,联想等厂商的笔记本就采用了高通CPU+Windows方案。此外,华为也在强推其基于Arm CPU+Linux的PC。

需要承认的是,目前基于Arm处理器的电脑在系统体验和应用生态上,还难以撼动Wintel的江山。正如融通资本总裁贲金锋指出,开发自主CPU很难,技术和生态都面临高门槛,即使华为投入攻关,也仍需要国家的大力支持。

相较来说,苹果的优势更加突出。科技老兵戴辉对此分析,一方面,因苹果有自己的MacOS,苹果电脑以前是采用PowerPC架构,后来改成Intel的x86架构, 不惜将OS全部移植一次。这一生态苹果可自主管理。另一方面,苹果与imagination重新合作,将有助于提升苹果的GPU能力。

英特尔在电脑领域称霸,一方面是软件生态,一方面是CPU与GPU集成做得好。”戴辉进一步指出,“英特尔是CPU与GPU一体化,苹果做GPU也要解决这一难题。”

相对于国内厂商华为,可能不用太考虑GPU。“华为开发PC的CPU主要是服务信息安全, GPU的问题不大。”戴辉分析说。

谁会伤“芯”?

尽管苹果此举看似直接让英特尔很受伤,让Arm架构与x86架构的对垒之势倾斜,但其实并不如表面那么简单。

就算是x86架构的“内部矛盾”,英特尔还一直面临AMD的冲击。但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,英特尔依然占据了84.4%的消费级x86 CPU包含桌面平台、移动端平台(笔记本和LOT物联网平台)市场,AMD所占份额为15.5%;在服务器市场上英特尔还是绝对的霸主,占据了95.5%的市场,AMD只占了4.5%。

而Arm与x86阵营互相虎视眈眈对方地盘的角力一直没有歇停,特别是在x86称霸的服务器芯片领域,Arm方屡经波折,最近在华为、飞腾、Marvell和亚马逊的推动以及生态模式的变化下,似乎初露曙光。而如果苹果借由Arm在电脑CPU上有所斩获,无疑会激发Arm队伍包括高通、华为等更多的斗志

但以一位资深投资人士的话来说,Arm与x86体系架构不同,各有自己的生态和生存空间,直接竞争短期内恐依然有限

以航天科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(深圳)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吴叶楠的观点来看,他认为Arm最初的设计就是为移动端设计的,如果用在桌面端,其功耗比的优势不一定突出。而且在桌面英特尔的积累太深,短时间要威胁到英特尔很难,Arm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就如贲金锋所言,挑战英特尔不容易,AMD已经花了几十年时间了!或许真正能挑战英特尔的是计算科学和技术的颠覆创新,或中美贸易战最终导致市场的隔离。

有媒体分析,单从营收来看,就算苹果的Mac产品全部转向Arm处理器,对英特尔的业绩影响也仅有5%。而由于疫情导致的数据中心热潮,市场都传出英特尔服务器芯片缺货的消息。回望来时之路,英特尔从来都是从重重竞争中杀出重围脱颖而出的,面对微妙的对局,其2020年Q1财报发布以总营收198亿美元,同比增长23%,依然傲视群雄。

就算此次苹果“倒戈”,但苹果曾携手英特尔开发手机基带芯片以对抗高通,但时间改写了一切,最终苹果花费数亿美元购买了英特尔基带芯片,也卸下了英特尔的一大包袱。苹果与英特尔的情深缘浅会走向何方?(校对/Humphrey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